必威体育

首页 > 网群 > 市必威体育:单位

北京市“五办”助力农民工获取公共法律服务“加速度”

本站发表时间:[2022-01-18] 来源:京司观澜微信公众号 作者:

  北京市以“五办”模式深入开展农民工公共法律服务维权工作,2021年,农民工法律援助案件15996件,涉及金额5.84亿元。跟随观澜君来看一看其中的经验做法~

  针对特殊群体“优先办”

  结合年末岁尾讨薪案件高发期,在全市开展简化审批手续,开辟“绿色通道”,对“三农”案件实行优先受理、优先审查、优先指派、优先办理,对支付劳动报酬、工伤赔偿的农民工,依法免于经济困难审查。

  聚焦新问题“重点办”

  在全面保障农民工权益的基础上,重点关注新型经济平台以及新型劳动密集产业中农民工劳动纠纷新趋势,推动将涉及农民、农民工切身利益的劳动争议、土地纠纷等事项纳入本市法律援助补充事项范围,提升案件办理能力和服务水平。2021年,农民工法律援助案件15996件,涉及金额5.84亿元。

  深入一线“现场办”

  充分发挥辖区“法律明白人”、村(社区)法律顾问、企业法律顾问等资源优势,深入农民工密集的工地、企业、园区,通过法治体检、法治专题讲座等形式,宣传相关法律法规,解答农民工法律咨询,排除欠薪隐患。截至目前,已开展普法宣传200余场,解答法律咨询8万人次。

  针对特殊需求“精细办”

  创新法律援助工作方法,对行动不便的农村老年人、残疾人等受援人提供预约服务、上门服务;对于重大、疑难案件,通过案前评估、随案指导、旁听庭审、案后回访等措施保障办案质量。

  整合资源“协同办”

  建立健全异地协作机制,加强法律援助与公证、司法鉴定工作衔接,法律援助受援人在接受法律援助过程中申请办理公证、司法鉴定产生的公证费、司法鉴定费,法律援助机构审核后予以安排。

  案例:快递小哥遭解雇 法援出手讨公道

  孟某于2017年9月入职A劳务公司,被派遣到B物流公司从事快递员工作。2020年初,从老家返京复工的孟某在隔离期间得知自己工作的快递业务站点被B物流公司外包出去了。3月31日,隔离结束的第二天,B物流公司与孟某商谈离职及赔偿事宜,但双方当天未达成协议,B物流公司让孟某回去等通知。

  4月2日,原快递业务站点负责人杨某转告孟某,公司通知他4月3日到原工作地点。当日,孟某按时到达,却看到工作人员正在进行外包站点物资交接及盘点,他无法正常工作。当天,A劳务公司邮寄返岗通知书给孟某,4月6日由他人代收,孟某于4月7日拨打通知书上的联系电话却无人接听,后屡次尝试联系B物流公司副总经理未果,返岗地点无从知晓。4月10日,他却收到了A劳务公司邮寄的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以其于2020年4月1日至4月8日无故旷工为由将他解雇。

  明明是公司因快递业务站点外包而无法安排工作,快递员孟某却被公司以“无故旷工”为由解雇。因缺乏有力证据,孟某的维权之路困难重重,劳动仲裁和法院一审结果均不理想。

  二审时孟某申请了法律援助,由北京市方舟律师事务所承办该案,律师认真查看案件材料,联系孟某了解前因后果,多方搜集相关证据。终于在网上查到了B物流公司于2020年3月23日发布的北京分拨全工序外包流程招标项目的中标公告,证明了B物流公司快递业务站点外包的事实,并协助孟某收集了其与原站点负责人杨某的聊天记录、外包业务站点交接盘点表和快递邮寄信息等重要证据,证明了孟某在4月1日至4月8日并非无故旷工的事实。

  二审期间,为尽快帮助孟某拿到欠付工资和赔偿金,律师建议调解结案。面对有力的证据,A劳务公司和B物流公司自觉理亏,也同意进行调解。在律师的努力下,调解协议最终达成:A劳务公司和B物流公司向孟某支付一次性工资及经济补偿金12000元。孟某对调解结果感到满意,并向法援律师表达了感谢。


[供稿单位:]   [责任编辑:]